如果荒漠,一個旅人

據說電影節放映的節目在片尾觀眾一片靜默(心中可能髒話連連)的情況是很多的(爆)
雖然這片我覺得並沒有很糟,不過那個結局實在是...
即使院廳的門已經開了,所有觀眾仍然默默的坐在座位上看著credit跑完,
應該是每個人都心中想著「會不會後面還有什麼?」
雖然新光也很好心的放完了credit...不過沒有就是沒有XDa
觀眾有全員呆滯三秒才開始起身走出去的感覺(爆)
原來的片名是烏佐,片中出現的女孩子的名字。
不過看到這個結局我深覺翻譯片名比原名好太多了,
因為我當初看「如果冬夜,一個旅人」(伊塔羅•卡爾維諾,中譯本由時報出版)的感想是,
斷頭文?(囧)
當然這部電影結尾在這種地方也有它的理由,不過這讓我更覺得翻譯片名比較好。

下面有劇情洩漏喔,不過我想應該沒人介意吧XD

電影放映一開始因為字幕不太穩定應該也不少觀眾跟我一樣心中一凜。
「這片主角是法國人跑去哈薩克,這兩個國家語言都聽不懂啊~~~(心中慘叫)」
還好後來恢復正常。片中的哈薩克語都沒字幕,俄文有中英字幕、法文有中文字幕。
故事是一個法國人查理斯跑到哈薩克去,走路。這是事實但不是真相。
剛開始棄車,把手機等科技用品也留在車上,和窗上的蜘蛛人一起。
一開始我還心想這算美國文化入侵嗎?蜘蛛人的布偶好好笑XD
不過現在我知道那個東西的意思了。
一個獨身的男人不會在後座的玻璃窗黏上一個蜘蛛人的布偶。
那一定是個孩子掛的。曾經有個孩子把它掛在那裡。
看見這個走在沙漠旁馬路的男人,幾乎每輛車都擔心的停下來問他要不要上車。
於是他終於厭煩的走向沙漠的方向遠離了道路。
在荒淫的城鎮裡遇到酒與女人,卻還是逃避不了心中的傷痕。
再度啟程又在途中被誤會是其他石油公司的商業間諜,誤會澄清後被帶到首都去重新辦理身分文件。
首都。曾經是一片荒漠的地方,如今金光熠熠,連內在都像是一個歐美國家的大都市。
但這裡也只有飯店的洗髮精沐浴乳看起來比荒漠裡好一點...
在像是舊農場的建築物裡過夜,卻遇上騎著摩托車的商人。
這裡是戰俘營,有風聲的時候聽起來就像是他們的呼救聲,而那不過是四五十年前的事情。
為了買馬,到學校找哈薩克女子烏佐。她是個法文教師。
學校裡的孩子沒見過法國人,個個都想摸摸他,但他只是緊抓著第一個來找他的女孩子,像是看見了誰。
原本買了馬就要走人,卻被烏佐硬留下來過夜。沒料到烏佐竟會悄悄的跟著他上路。
再度遇到商人。文字商人,是個很特別的職業。
查理斯不斷的從烏佐身邊逃走,卻又被追上。中途還遇上沙塵暴,仍然是被烏佐救了。
想不到後來連商人也同行了。
商人也不只是商人,他同時會說故事、唱歌、祈禱、為人治病,他是個巫師。
在原爆的危險區域邊,查理斯不顧一切的衝了進去,最後仍然被烏佐追上。
原爆、蕈狀雲、被吹走的動物,這裡曾經有著遊牧民族……。
烏佐終於指出查理斯根本是想死才會來到哈薩克,還說什麼尋找寶藏。
雖然宗教或寶藏的事情,查理斯都不算說謊,不過那不是他的目的。
寫著「我們明天就出發回家」的風景明信片與疊在一起的母子照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三人再度啟程。
雖然查理斯大喊著想要一個人,不過另外兩個人根本不可能放他走。
意外的商人感應到他父親快死去,三人只好先前往他父親的住處。
哈薩克人女巫師為死者唱的祈禱歌聲,很美。
只剩下烏佐和查理斯前往最終的目的地,據說老巫師都會到那裡死去。
是北方吧,山頂已被冰封。
烏佐陪著查理斯走到馬能行走的最高處,然後,道別。
查理斯獨自往上爬。
在中途將明信片和照片用石頭壓著,就好像墓碑一樣。
再稍稍爬高卻聽見馬的嘶鳴聲,回頭一看,烏佐牽著兩匹馬往山下走。
旅人忍不住痛哭了起來。是為了已死之人、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一個曾經想幫助他的女孩。
倒在雪地上,旅人看著天空飄落的雪花,回頭不見烏佐,卻望見了烏佐把心愛的馬留在山腰上……

 

+

   

      

       

       

(C) by Adam's the city of ruin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