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CE MIZER

        華麗的裝扮、華麗的音樂及舞台表演,「惡意」與「悲劇」的樂團走過哀傷,繼續前行。

        MALICE在92年以團長兼吉他手的mana﹙сЮ,魔名﹚和另一位吉他手Kozi﹙ヵみЖ﹚為中心結成,成員當時尚有bass手yu~ki伯爵﹙щみワ﹚及第一代的主唱和鼓手。第一代鼓手身份不明,沒多久便退團了。(2003年5月補註:一代目鼓手為 GAZ)之後又加入支援鼓手神村右狂,也就是後來成為正式鼓手的Kami﹙ロт﹚。一代目主唱tetsu﹙ЪШ﹚在第一張專輯「memoire」發售之後也離團了,目前與彩虹前鼓手sakura及另兩人組成ZIGZO。過了半年多,二代主唱Camui Gackt﹙ロуユ    ヮヱЬ,神威樂斗﹚加入了。Gackt時代是MALICE最輝煌燦爛的時代。

        Gackt加入MALICE之後不久,MALICE便出了第一張單曲「麗ウわ假面ソ招待狀」﹙美麗面具的邀請函﹚,一年後則為了慶祝新生的MALICE一週年,製作了一張有如書一樣﹙A4變型本﹚的單曲「ma cherie∼愛ウゆ君デ∼」﹙給親愛的你﹚,後來MALICE的Fan Club便以此取名為「ma cherie」。這首單曲的歌詞有個很有趣的地方,第三行的歌詞寫著「暇クろヘ    アソ週末デ×××道ベザ」。而聽歌時就會發現「×××」的地方,是使用電腦變音處理,但是聽得更仔細點,就會發現…那其實不是必須消音的詞…也許只是故意讓人有曖昧的感覺吧!

        MALICE的第二張專輯是「Voyage sans retour」∼永遠ソ旅メ貴方シ共ズ∼,這張專輯中的歌曲比較偏向溫柔的情歌。曲子是mana或Kozi做的、詞則多為Gackt的作品。整張專輯的完整性頗強,序曲及終曲都是無主唱的音樂,就像是一個故事的序章和終章一樣。事實上,在MALICE的音樂中,每首歌都有自己的故事在。像是這張專輯中的第二首歌﹙含序曲﹚「Transylvania」就是一個吸血鬼的故事。歌名本身的Transylvania就是位於羅馬尼亞的一座山脈,而在傳說中,羅馬尼亞正是吸血鬼的起源地。詞中也引用了夜訪吸血鬼﹙名電影、小說﹚的名言﹙同時也是聖經的,見註﹚:「Drink from me and live forever」﹙喝我血者得永生﹚。另外像是「死ソ舞踏」﹙死亡之舞﹚是灰姑娘辛蒂蕾拉在舞會上的故事。諸如此類的歌曲,讓人在聆聽的時候更能發揮想像力欣賞音樂。

註:新約聖經約翰福音第六章54節:「Whoever eats My flesh and dinks My blood has eternal life ,and I will raise him up at the last day.」﹙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

        以上的CD都是indies﹙地下時代﹚的作品。MALICE在哥倫比亞公司出道之後的第一張單曲是「⑧ラю.リみю∼空白ソ瞬間ソ中ザ∼」﹙Bel air~空白的瞬間之中~﹚。跟著這張單曲發行的是Bel air背景故事的video,長達30分鐘的默劇「⑧ラю.リみю∼空白ソ瞬間ソ中ザ∼de l'image」,整部戲中沒有任何台詞,只有淡淡的背景音樂,因此劇情有不只一種說法。﹙官方沒發佈,大家只好亂猜﹚一般的說,背景是中世紀的法國,男女主角住在一起男主角由Gackt飾演、女主角則是Gackt的法國貴族朋友,背景的城堡也是女主角家。女主角的哥哥則由yu~ki扮演。家中的女傭是mana,他同時也扮演了鎮上酒館的…花魁?Kami則是扮演Gackt的好友?因為喜歡女主角﹙或是男主角?﹚,以至於有爭風吃醋的現象。故事主要就是男女主角一起去占卜的時候,由kozi扮演的占卜師算出不吉祥的結果﹙塔羅牌的死神,見註﹚。一陣混亂…途中kozi另外也扮一個演默劇的小丑。最後女主角死了。在這片默劇中,有一些地方是比較隱晦不明的劇情,像是有個經常出現的黑衣人…一本被封印的書等等。總之,是很能讓人自己寫劇情的默劇。

註:塔羅牌的死神,一般人對他的印象非常不好,其實他代表的是「重生」,比較起來,塔羅牌中的惡魔比死神凶狠的多。

        在Bel air之後推出的是「au revoir」﹙再見﹚和「月下ソ夜想曲」﹙月光下的小夜曲﹚兩張單曲,「月下ソ夜想曲」雖然是Gackt做的詞,據說,是根據yu~ki小時候作的夢而寫成的。故事內容是描述主角﹙在MTV中是小男孩﹚在某個夜晚,似乎見有人在呼喊他,因此走向森林中。小男孩在森林中看見一棟木屋,木屋前的地上有個小丑娃娃。布偶看到小男孩後,悲中帶喜的對小男孩說:「把我帶進屋子裡吧…」。進了屋後,小男孩看見樓梯上有個女孩子的布偶,於是,小丑娃娃和她跳起舞來。這是他們兩人最後的一支舞。之後,debut﹙正式出道﹚的第一張專輯「merveilles」﹙奇蹟﹚問世。

        「merveilles」這張專輯幾乎可以說是非常完美的專輯。除了一如往常的完整性外,更增添了華麗的氣氛。當然,即使已經出道,他們依然是自己製作所有CD。「merveilles」當中的每首歌分開聽的時候,都是一個吸引人的故事;一旦合在一起,就是一篇感人的長篇小說了。專輯中除了收錄前三張單曲外,其餘多為新作。本專輯依然有作序曲和終曲的安排。以森林中木屋附近的聲音拉起了奇蹟的序幕,最後以給森林精靈的鎮魂歌作為結束。比較特別的是,這次的專輯中,出現了一首yu~ki和一首Gackt所做的曲子。yu~ki的作品是第二首的「Syunkiss∼二度目ソ哀悼∼」,從歌詞和曲名看來,它是Bel air這首曲子的延續,為死去的心愛的人哀傷的氣氛。Gackt的曲子則是「Le ciel」﹙天空﹚,據說是在拍攝Bel air的MTV時所想到的音樂。另外,在這張專輯中,有一首很多人「覺得很好聽、很喜歡,可是不懂歌詞意思」的歌,就是第四首的「ILLUMINATI」。台版CD的中文翻譯是「光」,因為和illuminate﹙光明、照亮﹚字形相近;事實上,正確的中文翻譯是「啟示論者」,這要在百科全書裡才找的到,而且還不是所有百科全書都有。歌詞當中由於有許多和猶太教﹙基督教﹚的一些理論和教義相關,因此沒研究的人就比較不容易懂。簡單的說,歌詞中有很多的「暗示」,至於是什麼暗示…就不用我多說了。﹙註﹚

註:本歌詞內容描述的是召喚惡魔的儀式。通常,巫女脫光衣服在魔法陣中召喚惡魔並獻身以實現願望;或是獻上一名處女﹙如果不是女巫作召喚﹚,同樣以魔法陣作召喚。本歌詞當中,有許多名詞都必須找聖經辭典之類的書才能找到。

        在出了「ILLUMINATI」和「Le ciel∼天空ソ彼方デ∼」﹙往天空的另一端﹚兩張單曲後,主唱Gackt先是神秘失蹤,之後便宣告退團了。但是退團的原因說法眾多,沒有人知道真相。現在Gackt也已經獨立出道了。

       MALICE在Gackt退團後再度呈現無主唱狀態。休息了好一陣子後,終於在去年四月左右再度復出表演及接受雜誌訪問﹙當然還是沒主唱﹚。但不幸的是,1999年6月21日,鼓手Kami因蜘蛛膜下溢血死亡。這對所有團員及歌迷都是非常大的打擊…對前主唱Gackt也是,原本Gackt和Kami是最好的朋友的…歌迷的我們也只能用「Kami真的變KAMI﹙神﹚了…」來安慰自己…

        11月,MALICE在沒有主唱的情形下,還是出了新單曲,純音樂的「再會ソ血シ薔薇」﹙重逢的血與薔薇﹚。鼓手是支援鼓手,因為CD的製作業上寫有:「Eternal Blood Native:Kami」﹙永遠的血親:Kami﹚那時拿到CD看到的時候,真的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今年的2月1日,Kami的生日,MALICE的團員們把Kami的遺作整理出來,連同一支以前演唱會畫面的video,出了mini album「神話」。雖然MALCIE一路走來有悲有苦,無論如何,希望MALICE能早日亮起往日光輝,讓大家欣賞到更好的音樂。

★  以上文章寫於2000年前半  ★

  為了對他們以示負責,決定把後來的事情補完所以動手寫下面的東西。

  在那之後一直到現在,Gackt 的發展應該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就不多說了。

  MALICE本身則是在三連發單曲的最後有主唱 Klaha 的加入,接著發行了專輯「薔薇ソ聖堂」。之後又發了幾張單曲之後,於2001年底宣告活動休止。

  之後,主唱 Klaha 單獨出唱片。mana 另尋團員組成了「Moi dix Mois」活動中。另外就是 kozi 也有去當guest等等參與活動。只有 yu~ki 沒有活動的樣子。

  Klaha 個人出道的作品我滿欣賞的。mana 的新團,基於某些原因不予置評。kozi 的作品還無緣聽到。心情有些複雜,可是,我卻希望 MALICE 永遠都不要再結成了。

  我不討厭 Klaha 時期的 MALICE,不過在我心中永遠的 MALICE 是有 Gackt 跟 kami 的,五個人的MALICE。那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心中的MALICE也永遠不會復活了。雖然很不想說,不過,那個Gackt也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對我來說,我的Gackt,早就已經消失於演藝圈了...

  MALICE  MIZER 會永遠在我心中,屬於我的那個MALICE。

★  以上文章寫於2003年5月底  ★

       

   

BGM:To the Sky

       

       

       

(C) by Adam's the city of ruins. All rights reserved.